某日,聯考倒數。地點,教室。

導師在台上叮嚀著考場規則,我們一如往常,交頭接耳,宛若無人。

「妳知道嗎,從明天開始,就聽不到妳用暱稱叫我了。」

『為什麼?』

「就是不會。」

我莫名地悲觀,於是妳順口叫了一聲。



某日,聯考結束。地點,謝師宴。

在進餐廳的那一剎那,先入座而步出拿餐飲的女生,與因考場較遠而
珊姍來遲的男生,在長廊的兩側形成一道逆向的平行線。四目交會,
欲言又止,一語成讖。



數年後的某日,大學畢業前。地點,校門口。

對未來徬徨的我,嚷嚷著沮喪的話語,妳說了些打氣的話。我的表情
應該是回應式的苦笑吧,那好長的一陣子總是嘆氣。



同樣是數年後的某日,大學畢業後。地點,校門口。

經過幾個月的低潮,接近崩潰的臨界點。過馬路時,妳下意識地伸出
手要牽我,卻在短短一秒鐘不到便收了回去。兩顆心的距離,瞬間拉
長到比台北到新竹還遠。

「我們需要談一談。」

『我們分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的頭像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