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疲憊的步伐 回到有點陌生的家
    早已忘了用什麼方法 讓自己休息一下
    點一盞橘黃的燈 玫瑰花依舊在身旁
    每個曾經有你的角落 卻找不到你的溫柔

    有些話等不及要對你說 有些事忍不住要為你做
    如果你有另外一片天空 何必要我承諾
    就像過往雲煙消失無踪 衷心盼望與你長相廝守
    一個人的寂寞 無處可躲


北台灣連續下了將近一個月的雨,天氣總算放晴。新竹的傍晚有點冷
有點風,但並不會大到讓人偏頭痛。走在交大的校園裡,思考著晚上
要去網路斷線的實驗室,還是台北的家。不知不覺,便唱起歌來。

剛開始的歌聲是下意識的、故作輕鬆的,等到開始咀嚼歌詞已經是快
到副歌的時候了。隨著吟唱的進行,腦海中浮現出那間單身公寓,除
了檯燈與玫瑰花之外,餐桌上有尚未收拾的咖啡杯和一份早報,或許
還有一張寫到一半的信紙,以及只註明收信人地址的信封。

很想打電話給妳,拿吃過飯了沒當作一個簡單的藉口,問妳是不是在
家、有沒有在忙,方不方便講電話。問妳一個人住在大房子裡是否也
會感覺到寂寞(倘若是一個人的話),告訴妳我半年多以前跟教會朋
友的談話內容。

教會朋友問我,想從聖經裡得到什麼?我說我想得到享受孤獨的方法
。從他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來他是多麼錯愕與沮喪,我連忙解釋我並不
是喜歡孤獨,只是人難免會有獨自一人的時候。哪怕來日有了家庭,
也是有半夜失眠卻不忍心吵醒枕邊人的時候。既然無法避免它,那麼
就接受它,能享受自然是上上之策。教會朋友默不作聲,我想我傷了
他的心,也辜負他連日來的陪伴,但我不願意欺瞞。

世學,我真心謝謝你。

搏取同情嗎?也許有一點。盼望善意的回應?也許有一點。更多的只
是為了分享,從前不知道該怎麼做、爾後來不及做的事。應該要比報
告今天去了哪裡、遇到哪些人,或是沒話找話聊別人的八卦,要來得
有意義,對吧!

天漸漸暗下,也慢慢嚐到歌詞的苦味,寂寞便上心頭。繼續撥弄手機
裡的電話簿,其實之前也搜索過很多次了,當下的情緒終究只適合打
給娜芭蒂。有想到找妳去 PUB,反正我也想長點見識,考慮到玩太晚
找不到落腳處而作罷(老媽有令,天氣冷別奔波,是故有家歸不得)
。老實說,也是因為不想破壞那一丁點的曖昧(該有所期待嗎?)。
至於妳呢,平常欺負過過,自然不好意思要求陪伴。再刪除掉死會的
、有家室的、忙到找不到人的、同樣左胸灌風的,名單上只剩寥寥無
幾。算了,還是回實驗室去吧。

實驗室空無一人,平常這是最適合作研究的時候,沒有同儕的壓力,
也沒有戴上耳機的必要。可惜當下的精神狀態從辦公室移到了交誼廳
,頓覺幾分落寞。聽著陳昇唱啊唱著,有冀望以毒攻毒的味道。

    於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 假裝我不在乎
    或者我不再去討你歡心 我喜歡這樣的自己
    於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 假裝我不在乎
    也許你從來都沒說過 是我想得太多


企圖失敗,於是開始敲敲鍵盤自言自語。這實在不像寫作,總是太多
第一人稱,太多自我表述,故事性薄弱且缺乏新意。連紓發情緒還得
計較國中國文老師說的,一個詞不要連續用兩次、多運用排比對仗。
某種程度而言,有些病態,也算是一種強迫症吧。總是給自己過多的
壓力、總是歸咎自己,老愛洗晨澡和調整機車的後照鏡,以及恭介般
的優柔寡斷。

只是,整齣劇就單單一位演員,要如何倒帶演對手戲呢?上帝安排我
先來新竹兩年,是想教會我什麼呢?我會將問號銘記在心,用往後的
生活來驗證。然而如何享受孤獨,我想會是答案的其中之一。

    繁星點亮的夜空 淚水恣意佔據眼中
    終於明白你想要什麼 只是我現在才懂
    望著鈴響的電話 是否是妳依然牽掛
    或是哪個無心的朋友 告訴我別再憂愁

    有些話等不及要對你說 有些事忍不住要為你做
    日日夜夜訴不盡的傷痛 劃破我的傷口
    就像過往雲煙消失無踪 衷心盼望與你長相廝守
    一個人的寂寞 無處可躲


是的,至少在今晚,無處可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的頭像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