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巨蟹座的男生也有生理期。嗯,應該是。

最近上班前的賴床,常常夢到上一段感情,痛的部份。
或許是新開展的戀情很幸福很愉快,潛意識反倒有些惶恐吧。
已經遺忘大部分了呀,怎麼那份痛楚還如此清晰?
那段歷歷在目的,心碎掉人垮掉的夢靨。

拜託,一個人痛過就好,千萬不要兩個人再痛一次。

上一段感情是怎麼消逝的呢?
是客觀環境的改變,還是自己的低潮?
是未來藍圖的不同,還是彼此個性不合?
是家庭宗教的衝突,還是感覺沒了?
其實就只是不愛了,但是為什麼?

要如何做才能不重蹈覆轍,才不會有人不愛了?

『她們能給的我也能。跟我在一起,你快樂嗎?』
她很努力當一個貼心的女朋友。也很努力地抹去舊傷口。
她很努力,真的。而我能回報以更多嗎?可以一直擁有嗎?
深怕自己沒意識到的不足,又反咬自己一口。

我安慰著五年前在新竹一個人嚎啕哭泣的男孩。
沒事的,打起精神來,過去的都過去了。
要開啟新的一扇門,任誰都會感到不安,這並不可恥。
真正可恥的是,被不安給打敗而不敢開啟那扇門。
既然門打開了,就勇敢走進去吧。
或許所欠缺的、不足的,不過就是再一次的勇敢。

勇敢地期待,迎接大白色背包的那一天。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