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精確地說,是被發洩般地怒吼,在電話的另一頭,終於。

交往半年多以來,一直以來沒有太大的爭吵,當然難過掉淚是有的。
由於看似順順利利的,漸漸地,少了一份同理心,少了站在對方角度
看事情,只是自顧自地維持著大男人的溫柔和強迫推銷的體貼。

然而,名詞前多了一個矛盾的形容詞,溫柔和體貼就全都是屁。

被指責固然不好受,更多的卻是自責和心疼。要不是壓力一點一滴地
累積,又怎麼會讓平時溫順的她,頭一次顧不得止不住的眼淚而破口
大罵。真是一點反駁的餘力都沒有,老老實實地,在電話的另一頭,
承認自己疏忽了。

發洩完畢,擦乾眼淚洗把臉,她告訴我沒事了。頓時我才發現,自己
也哭了。不是學會很多了嗎?為什麼還犯錯?許多問號浮現於腦海,
如同過去熟悉的一段日子,差點沒將我窒息。

臨睡之前,她主動先說了一句我愛你。及時的一罐氧氣瓶,得以繼續
呼吸。親愛的,對不起、謝謝妳,我也愛妳。開開心心去旅行,我會
在台灣等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的頭像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