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蝴蝶:


今天下午得知妳即將出國任教的消息,即使心中已預料三分,還是沒
想到事情會進展得這麼快。我打從心裡替妳高興,所以努力裝作神態
自若、不讓自己難過。由衷地恭喜妳,找到更適合蝴蝶飛翔的天空。

大約在一年前,遇見了妳。在這說長不長的時間裡,一起經歷了許多
事情。其實並不是些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一時之間也說不上來,但是
卻彷彿昨天才剛發生似的,清晰地浮現在腦海裡。一刻鐘過去了、兩
刻鐘過去了、懶得細數了,仍然無法翻閱完和妳相處的點點滴滴。

消息宣佈的那一剎那,大夥不免吃驚,尤其是湘琴。她眼角噙著淚,
當然,妳也是。湘琴轉頭看了我,我明白她除了不捨妳,也擔心我。
裕樹為了沖淡氣氛,一連串說了幾句言不及義的話語,我也強打著精
神回應著。

『不可以讓蝴蝶更難過了。』我對自己說,於是絕不允許在場的任何
人濕了手帕,包括我自己在內。

曾經有那麼一秒鐘,我心中埋怨著妳。難道不值得話別嗎?難道不值
得為妳餞行嗎?為什麼這麼晚才向大家宣佈?為什麼不先告訴我?然
而,妳又是多麼捨不得分離,捨不得相親相愛的學生們,或許也捨不
得我。我總算瞭解妳這陣子的鬱鬱寡歡是何來由。蝴蝶,我心疼妳的
堅強。

人跟人的相處往往是這麼一回事。當人還見得到面的時候,總覺得,
很多事,以後可以做;很多話,以後可以說。等到要分離的時候,除
了不捨,卻又什麼事也不能做,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然而,如果我從
來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如果我不敢追尋,只能躲藏,我有什麼可值
得的呢?在聚會結束後,終於,無法壓抑自己,不能就這樣不說也不
做,目送妳搭上飛往英國的班機。

『蝴蝶,我對妳,比喜歡還多一點。』

妳沒能來得及阻止我別問,也請原諒我切換成爬蟲類的大腦來思考妳
的回答。拋出問題的當下我是悲觀的,那是由於妳即將離去的緣故。
我會努力讓自己過另一種生活,過著沒有妳的生活。但是親愛的蝴蝶
啊,妳知道嗎?在時區不同但依舊皎潔的月光下,我又是如此衷心期
盼著,可不可以重新跟妳認識呢?

所有美好的事物,總是倉促得令人措手不及。然而,就算再短暫,也
比從來不曾有過要好。過去的一年,常常能夠相見,真的是一種幸福
。就像是歌詞裡所說的,我會記得、訴說,還有期待將來的聚首。

  當陽光再次回到那 飄著雨的國境之南

  我會試著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說完

  當陽光再次離開那 太晴朗的國境之南

  妳會不會把妳曾帶走的愛 在告別前用微笑全歸還


好不容易放下了心中的牽掛,願妳能美美地說上一覺。

而我大概又要失眠了,因為感冒的緣故。

晚安。蝴蝶。

祝好夢。


                            大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的頭像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