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葉梅桂終於讓我想起,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寂寞確實跟孤單不一樣,孤單只表示身邊沒有別人。
  但寂寞是一種,你無法將感覺跟別人溝通或分享的心理狀態。
  而真正的寂寞應該是,連自己都忘了,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第一次讀痞子蔡的《夜玫瑰》時,是帶著挑剔的眼光。最好是那麼湊
巧,在外租房子也能發展一段愛情故事;也最好是那麼不害臊,一男
一女可以這麼自然當起室友,蓋棉被純聊天。

第二次讀這本書,是在一個原本因為感冒而該提早就寢的夜晚。頭腦
昏昏沉沉,也就懶得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只想閱讀文字以幫助入
睡,然而最終卻一夜無眠。

通常只要我願意,腦海中便能浮出心中女主角的模樣,不過要在無預
警狀態下自動呈現,這還是第一次。隨著故事的進行,陪著男主角找
尋埋藏在記憶深處的花朵時,我與生命中第一枝夜玫瑰不期而遇。

真要去想還得花些力氣,畢竟已經相隔八年以上的光陰,所以意識到
自己見到她的那一瞬間是相當吃驚的。一來驚訝為何影像是如此清晰
,二來驚訝為何畫面中的女主角會是她。雖然如此,我並未在這個時
間點停留太久,我想把故事看完,也打算將心中(不過就兩朵)的夜
玫瑰細數一遍。

安達充的漫畫我很愛看,《好逑雙物語》例外。或者應該這麼說,我
不喜歡國見比呂放棄了雨宮雅玲,更拒絕承認不會再有下一位雨宮雅
玲的存在。筆、立可白、橡皮擦、衛生紙,同樣拍個肩膀,卻鮮有失
誤。問我做了些什麼?吃她不想吃的菜,喝她不願喝的湯,剛好我不
喜歡吃茄子,也可以藉著機會借花獻佛。

三年畢業,畫下句點。起鬨歸起鬨,不見得有多少同學真的知道,當
事人也未必承認。自己曾經說過一套詭異的理論,倘若回憶只存在於
一個人的心中,那究竟是記憶還是夢噫呢?所以劊子手是誰,也就變
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三年後有了重新聯絡的契機,人事早已全非。不過無所謂,我的目的
是替自己作個完結,才有新的開始的起點。走馬看花,誤打誤撞,鼻
青臉腫隔天又是一條好漢,這就是青春。莫名奇妙瘦身成功的學期過
後,在一年當中喜歡上兩位氣質完全不同的女孩。前一位是未進行完
成式,獻上一首安可曲,然後謝幕;後一位女孩是心中另外一朵夜玫
瑰,走了三年,然後結束。關於第二朵夜玫瑰,或許兩年四個月後我
會將該有的篇幅補完,目前就先寫到這吧。

忘記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或許太誇張,但絕不是在說笑。心門關了又開
,怕悶;開了又關,怕冷。應對進退、朦朧曖昧,怎麼樣也學不會。
唯一學到的,是徘徊、是躊躇,是那抬起又放下,不敢踏出的一步。

    我站在屋頂吹風 不敢在她離去的時候 起身相送
    怕真情又動 真心又痛 怕怎樣的愛都太重
    我站在屋頂吹風 不敢在一個人的時候 承認愛錯
    怕再也無夢 把心傷透 而一生 都失去笑容


怕一踏出,又是錯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的頭像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