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六點,她將車停紅磚道旁,等著男友出差歸來。男友剛下客運就
滿懷笑容朝向車子走來,用中指的第二指節,輕敲著下搖的窗戶。

她正要出聲,卻不經意從延伸的視線中,看到彷彿是他走了過去。她
愣住一會兒,男友叫喚著,才回過神來。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