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疲憊的步伐 回到有點陌生的家
    早已忘了用什麼方法 讓自己休息一下
    點一盞橘黃的燈 玫瑰花依舊在身旁
    每個曾經有你的角落 卻找不到你的溫柔

恭介般的優柔寡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